因为群里总是喜欢互黑互吹玩儿(差不多都快要成风俗习惯了2333),自己也定不能幸免于难。但有时又怕被当真了,就想稍微来段内心独白。

自己确实不厉害,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最多某些东西都稍微喜欢一些,就会自己去捣鼓看看。毕竟你们见过我的话,会发现我现实中基本不怎么说话,所以我社交圈超窄,很多情况大概是在自嗨。也从来不认识自己学院的学长和老师们,全是自己瞎搞,对自己真实实力也没个切实感受。

所以这样当自己瞎弄出什么东西来,就会有满满的成就感。但是日后,稍微深入一点学习后再回看当初的自己,就会想:哇,这什么辣鸡。这时就会觉得自己当初真菜,为当初感到羞耻。时间久了又稍微有点满足,几周后再一看,卧槽,自己真辣鸡。循环往复,导致现在你们一夸我几句,我就贼心虚。因为大概只有我自己最清楚自己多辣鸡。

本来只是想在昨晚大雄黑完我时候,把这段话发出来的。但是想想,还是都睡了吧。只是不知为何,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难以入眠。又悄悄摸了摸手机,起来看看。恰逢鸿飞在群里发了句说林肯公园主唱自杀了。我对乐队并不怎么了解,但是印象大概是听过林肯公园献唱的变形金刚主题曲《New Divide》吧。闲得无聊,又摸开网易云听了听,我想大概是更加睡不着了。

然后脑子里就一点一点得冒出一些以前的东西,甚至有点将其全部记下的冲动。
是啊,我不认识什么人,所以我想我最大的庆幸恐怕就是能够加入这个社团,认识你们了。

我空间里应该还存着转的那条很喜欢的说说。(大概第一条就是)

未来你会遇到许多美好的人和事

会让你觉得

高考做错的那些题

都错得刚刚好

刚看见的时候,真的超有感触。
回想起来,自己真的是各种各种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学校,学了计算机,进了这个社团,认识了你们。
高考那年我们学校英语听力卡带了,我英语试卷也没做完,同时英语成绩历史最低,同时南航飞行学院把英语成绩线划的历史最高,不然我大概现在和林大少一样去开飞机了。毕竟我连体检的贞操都失去了啊。(笑)

我已经记不得是哪两人向我寝室里发的传单了,那时对科幻也的确比较感兴趣,高中空下来的时候就是看看室友买的科幻世界。《三体》已是久闻其名,但其实尚未怎么看过。便加了传单上的群,顺带网上找本电子书来看着。群里那时大概有五十来人,现在只清晰地记得当时有个叫林绍鹏的家伙一直在群里水(2333)。顺带一提,这家伙的头像用到现在都没换过啊。

在正式加入我们社团之前,我也和室友一起去面试了学校里我们学院的社团微软技术俱乐部。缘由就是自身专业是计算机的,比较偏好这方面,而且也想要学习点技术吧。但是可悲的是,面试被淘汰了(orz,还以为社团直接加就好了),当然原因至今我也不是很明白,大概还是自己不会说话?如果当时不是那样的话,现在的我的境遇也很可能是另一情况了吧。自己还会像现在一样喜欢幻星这个社团,并甘愿为之付出自己的力量吗?(不禁有点后怕起来。)

我是百团大战的时候,真正在社员名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字。社团的摊位也很小,找了半天,方才跟从几个气球找到了目的地。我记得第一印象是,仿佛都是基佬(因为似乎并没有看到一个女生)。

此后就是轮到社团新生集体开会,几位现在退休的老干部依次上台讲话。(讲话内容要是现在还记得就有鬼了,2333)只记得那时林大少的超短头发,让我差不多一个学期都以为他是商船学院的。此后还统计了各部门的人数。(小说部、电影部、科技部、外联部)

最初,我填写的是小说部。也是那时候最先认识杨越庭的,都是填的小说部。(啊,当时就差不多猜到这家伙大概是个死宅,就是还没怎么暴露。)接下来似乎是统计了一下各部门的人数。然后林大少就拿着表格重新下来统计了,因为科技部一个人!也没有!(2333)

一个人!也没有!

一个人!也没有!

那时想反正是兴趣社团,报啥都差不多,混着玩玩开心就好了。外加恻隐之心,就又转报了科技部。同时,还有周佳驰这家伙也是(这家伙当时明摆着网文少年,怕是把科幻看成了玄幻)。

至此,科技部成员到齐。此后某日记得老部长吴岳还请我们几个聚餐吃了烧烤,连带老部长吴岳、老学姐、我、周佳驰共四人。这也就是当初科技部所有的人了,2333,莫名凄凉。当然此后吃烧烤的环节对我来说更是尴尬。

新生的会开完后,大家就基本走掉了。当时就看到绍鹏拉着我和越庭几个新生在那说话,大概是很真切地希望我们能加入这个社团。(加上联想到科技部人员惨案,和聊天时我无话可说的境况,我就觉得这家伙超可怜。)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名中二少年背后隐藏的权势。(应该不会被毁尸灭迹吧

也许是恻隐之心大发,有或是被其真挚的言语感动,那时我突然觉得这个社团或许会很有意思。


虽然是(因同情)后改了科技部,但是似乎(老小说部长)张佳林那儿的名单我还是小说部。所以我还跟着佳林去见过王慧老师,当时可能是希望我以后能参与交涉。当然我站那一句话没说出来,估计轻松地就打破了佳林的期望。

此后上学期基本就没啥事(做过几次小任务?科技链接、海报什么的),第一次接到科技部老部长的任务,啥都不会,也就在那瞎鸡儿鼓捣。丑的一匹,所以最后部长没采用。(采用就有鬼了2333)那时就觉得自己超没用,还贼憋屈。想着就去图书馆借点书来学,寒假也顺便去图书馆借了两本最厚的彩印的ps教程书回去看,从头到尾一页一页翻。有些问题不容易百度,也不知道问谁(为什么不问老部长?因为看着挺高冷的,没敢问。),内心挺空虚无助的。

绍鹏有时候就会找我私聊,大概是为了拢聚人心。但我也不知道回什么,几个来回就把天聊死了,挺尴尬的。而且群里基本还是不认识什么人,也聊不进去,基本是潜水状态(全靠林大少找我说话)。

后来寒假的时候,绍鹏给我过来派幻想节海报的任务。我也就用自己自学的三脚猫ps慢慢做,再找他一次次来回改。(自己那时审美也挺黑历史的,特别偏爱华康少女体。)总之改了贼多次挺烦的,但看这家伙好像还在操心其他各种各样的更烦,也就忍了下来。

不过也还好当初没甩锅走人吧,不然就错过后续的众多了。因为直到下半学期,我想我才真正地融入到这里。

大一下学期幻想节准备的时候,老干部们叫了大概十来个新生出来开会。然后互相讨论方案,大家也好像都互相认识,也就在那讨论。

但是我并不在互相认识的大家之中啊,我一个人站在位置上,自己都觉得贼尴尬。当时就想这些现充好厉害啊。(其实是带着嫉恨的2333)

只是那时一苇突然间回过头来,把我拉进了讨论。后来随意地问出了我的名字,然后就直接叫我睿了。(大概是除了我妈,第一个这么叫我的人了。)
不知社团里大家后来都以名相称是不是都源于此处。


我心想,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现充的社交能力吧,我想我可能一辈子也做不到。
(熟练的程度,一度让我以为是上一届学长)


大概就是那时和大家终于熟悉起来了吧,但是熟悉的过程其实完全记不起来啊!差不多只能想起一点写一点了。感觉大雄都是到大二才熟悉的,因为他的缘故,我一直以为审批海报什么的特别轻松。

还有因为没人,科技部部长大概只有我接锅了。然后就这样,我迎来了大二。


To Be Continu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