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部落冲突的二三事儿-2

终点

上回说到,我们中的一些人,出来发展分部。我预感到,这大概也是我们残存的激情的终点了。

总部则交由烈和清风妹子,有他们在的话,捐兵应该不是问题吧。三爷的捐兵也已上万,熊二的部落战也可以平掉中等的九本。还有着其他很多在努力着的大家,我想应该不会再重蹈覆辙了吧。

经过几天的招揽与朋友们的拖家带口,机智一族也已然四十余人了。不过,接下来的整理踢人才是重头戏吧。我看到,就像当初琦开见到的只索要武神、龙的伸手玩家,我见到开着绿牌但部落战随便打打或者干脆不打的玩家,进进出出。

于是,我开始踢人,与升升降降。

但我并不喜欢这份工作,只不过内心中又觉得非做不可。

我不想自命清高的说自己这是多么正直严苛,但我还是想说这是为了大家与部落的发展,或者说哪怕不是发展,而是为了能够有更多可爱的小伙伴们在一起,而不是被某些人占了位置。

我不想看到辛辛苦苦部落战认真拿了六星的伙伴们血本无归,我不想看到积极捐兵的小伙伴们被那些离谱奇怪的伸手党们所喝退,而自己却久待无果。

这不公平。

为什么你能够做到一直在收兵,从不捐兵,还挑剔着别人的馈赠?

我不明白。

为什么像是一切理所应当?

我不知晓。

所以,很抱歉,我们这里或许不大适合你,同时祝福你能找到一个你所理想的部落。

实在不行,可以自己建立一个,去感受感受嘛。

我在心中如是想着。

不管怎么说,部落氛围还是很重要的吧,我这样想着。

只不过这时,我总是不可避免地想到小乔。

如果是小乔的话,绝不会踢掉他们吧。他会给他们捐上想要的兵,然后谈笑风生。

而往常,我则会在一旁,旁敲侧击着告诉他们不应该要这样离谱的兵。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在嚷着要小乔的兵。

所以小乔是很得人心的,而我大概就是反派吧。

直到现在我也会时不时想起,当初因为我离开的几个人。太阳 sunshine,正如前面所说,与小乔谈笑风生的人,而我则一直在旁告诉他叫兵不应该怎么怎么样,部落战哪里哪里打错了。然后,有一天,大概是终于不胜我的烦扰,自己离开了部落。

那一瞬间,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是不是太严格了…

我应该怎么做?

同样,还有逗比。

逗比是当初在公众频道里招进来的人,六本满防,升七本中。这让我觉得很有当初逗逼的既视感。(逗比与逗逼是两个人)

我想,此子可造也。

于是,我带着他一起打部落战。我说,逗比,你打 xxx,去三星了他!�

我为他挑选了个适中的对手。

然后逗比说道:不行,我要打 xx。(xx 排位更为靠前)

我说,你打 xxx 稳点。

然后,逗比就上了,他还是打了 xx,一星。

我便在一旁说道:你看,我让你打 xxx,你不打。

你看看现在…

大概我连话都没有说完,逗比说了句:云游你很烦诶。

退出了部落。

我愣了半晌,心中不断回放着那句话。

你很烦诶… 你好烦诶… 你很烦诶…

我觉得心里好像自己被什么击中了,然后一次次贯穿,到它残破不堪。

也许,你们会觉得我说的很夸张,但那时,我觉得我着实很受打击。我想我的做法是不是哪里错了。

我在聊天框里回复了省略号,以应对这尴尬的局面。

没有人在意,没有人再对我说什么,就像宏大背景故事中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然后,一切正常,继续归位。

但我还是会想,如果是小乔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说吧。他会发个 😄 这样的笑脸,然后说,哈哈哈,打残了吧,下次加油。

也许,逗比会继续留在这,然后也许会有一些新的故事。

但所有的未来,好像只因为我的做法改变了。因为我很烦…

逗比不会知道他的那句话对我造成的转折…

部落里后来的大家也并不知道,至少在我叙述这个故事之前。

但我知道,正是从那时起,我不再对别人的部落战指手画脚,评手论足。

于是,我也试图学着小乔,在他们打残后,发个笑脸,哈哈哈的笑道,说着下次努力,下次加油。

……

说着自己讨厌这份工作,不过明明还是你自己揽过来做了吧!

可是,可是,不这么做的话,部落就…

不要说的好像缺了你就不行了一样。

……

我的心中,化成两派争吵着。

口号

团结在一起,才会不可战胜。

团结 友爱 礼貌 谦让

大概算是我们的口号。我也记不大清,是谁在部落公告里写下的了,也许是我,也可能是小乔又或者是小杨睿,又或者是大家… (最后是小飞科和骚班各自声明是自己写的。)

还有似乎是我又在最后补上了,我们的口号是:没有蛀牙!(寓意大抵也是希望部落能够健康成长,没有蛀虫。)

于是机智一族的公告我也照搬了一下。然后再加上群号,捐兵要求啊,部落战要求什么的。

很不幸,新人们大概都没有看公告的习惯。于是,我决定发几封关于部落战,捐兵要求的邮件。还是很不幸,大概他们也没有看邮件的习惯。

那么也很不幸,我有着对于警告再三屡教不改的人有着踢开的习惯。

不过还好,前几次部落战赢得都很轻松。当然只是前几次…

前几次,我们开了几场 20 人左右的部落战,大概是因为匹配到的对手都很渣,所以赢得还挺轻松。

但是听说总部运气则比较差,连输了两把。

烈竟然都黑了六星 Orz

想着这样可不行啊,于是我觉得可以试着分配一下两边的实力,以此来平衡匹配到的对手。顺便可以看看能否两边互相匹配到。

或许这是某个错误的开端。

我把部落战人员每个人的大致战力统计成了表格,又和小杨睿算了算以前部落战每个人员的大致匹配值,将两边尽量分的均匀些。

我把文件发到群里,发了群公告,小乔,小阿星他们赞成着,但并没有其他人愿意挪动,或者直接视而不见。

消息挂了两天,部落战延迟了一天,有人抱怨着为何还不开部落战,但是却没有人移动。

我们不得不重新分配,尽量维持人员的不变,变动的人员也只联系信得过叫的动的人。

前前后后花费了不少时间与精力,不过这种事情,有谁会去注意呢。所得到的结果也无非只有抱怨来,抱怨去。

我觉得我也许做了件不好的事情。我想评价一件事情是否正确的方法,便是看自己是否会后悔去做它。

我现在有那么点后悔。

那么一点…

琦开连输了两把后,士气有些低落,所以小乔回到了琦开,安定人心。然后接着就是将才说到的分配人员事件。

开战了,不过没能互相搜到,有些遗憾。不过搜到的话,也会很讶异吧。

就像于茫茫人海中相遇,带着突如其来的诗意。

attacked-by-jizhi

于是接下来的琦开连胜了三把,机智连输了三把。

琦开匹配到的对手,有时第一双王还没过 20,而我方却是双王满,胜利也是探囊取物吧。而机智却反之,50:52 原因是我们这边有几条死鱼。不然还是很大希望能赢的。

输了第一把后,很多人便跑回了琦开。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很多人更喜欢乘凉,而不是栽树。但他们可能忘了,乘凉也是建立在前人辛苦栽树的前提下的。

输一把算什么… 当初琦开又不是没连输过……

然后是第二把…很遗憾,还是没有互相匹配到。然后琦开胜了,机智又输了。原因我觉得有我自己很大一部分问题。作为第四,没能平掉对面第八。这让我很尴尬。

说着别人,结果却是自己没做好。

第三把,我和小杨睿小飞科几个高本都没有参战,期望着或许会有什么改观。但现实好像更为悲惨…

被打了 59 颗星… 只剩末帝坚守着。

士气低迷,人心涣散。

我们决心开一次只许胜,不许败的十人部落战,只带上部落战的老手,来鼓舞士气。不过,如果输了的话,对士气的打击会更大吧。

大家现在也已经走的走,离的离。部落里感觉一下子冷清了下来。就在刚刚,我以为会一直呆在这里的 robin 和小翠也走了。然后小提莫也走了。

就像堤岸决了口,然后缺口越来越大,一切开始崩塌。

果然,该来的总会来的吗?

我却无能为力,也许机智也会就这样走向死亡,我很害怕,但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认识到自己的无能。

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以前当初琦开的时候,在连输了几次部落战之后。

情况就和现在一样,离开的是烈。由于那时候烈一般很高冷,不怎么说话,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他的离开。直到后来开部落战的时候。

我惊讶的发现烈不在了,而他也没有加过群。突如其来的失踪,而我们却没有任何联系到他的方法。就像不曾来过。

也许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我想起曾经的 me,又或是受伤,大家都会像这样,萍水相逢,再相忘于江湖。

但我有点不甘心。

不甘心……

我那时通过各种手段找到了烈,并拉他回去。

烈也终于放弃挣扎,答应我打完部落战就回去。而我拿着手机,拍着小杨睿狂笑。

如果就像之前提到的,评价一件事情是否正确的方法,便是看自己是否会后悔去做它。所以直到现在,我也并不后悔当初的厚颜无耻。

烈之后老老实实地待到了现在,没有乱跑。

哪怕我们仍有连败过。

山外的大海中传说有不死的神龙,但他们大多数时孤独的沉在海底。纵然你可以留得住自己,你却留不住你身边的东西,看着身边的所有东西都改变,只剩下自己,那种无法承受的沉重是时间,没有人能承受那种重量。 今何在, 《悟空传》

虽然,连败没能再使他们离开。但让人离开的事物却并不唯一。

我此前便说过,我有些“痛恨”的东西,互刷。当然如果仅仅是因为当初我片面见到的无聊日常,就未免有些太牵强了。

明明已经离开了,舍弃了它的给予,却仍在受着它的剥夺。

就这样,偷偷地一个一个地把身边的伙伴们带走,才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最开始,我刚接触互刷的时候,应该算是还没有正式成型,大概只是初具规模。所以,那时我连互刷这个名词都还不知道,只是简单地明白了一下这样的模式。 真真正正开始得知这个名词时,是后来我们开的某次部落战,遇到了一个国人部落,似乎是叫作牡丹江。

对面的首领,大概是看到我们也是中国部落,语言便于沟通。所以,申请加入了我们部落来沟通停战并互相偷本事宜。

毕竟,这是很轻松又能拿资源的差事,互惠互利,不易拒绝。

他临走的时候,丢下一个群号,说这是互刷的群号,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加进去看看。

这便是至今的开端。

后来,我不断翻着部落名单也不会再看到小杨睿与 sb,也看不见逗逼和小猪,独步和总裁,又或是奶死等等等等。

我依稀记得当初小杨睿和我说出去看看,我说哦。然后顺便装装逼,说我以前好像去的就是这种类型的,不过没什么意思啦,刷几次赶紧回来啦。

之后,小杨睿便开始了四处奔波的生活。小杨睿和 sb 好像还加入了互刷招人的总群。然后在群内水的风生水起,当然他们各自也在其中的部落里互刷着。

我想,原来不是那么死气沉沉嘛,应该是我当初理解的太片面了吧。

现在应该发展的很好了吧,我觉得我有些按捺不住自己,也想出去试试了。

但小乔没走,小乔说他是好战分子,互刷没激情,不愿去,他要留着这里,在这里见证琦开十级。我感觉这场景好像有些似曾相识,那时我重重敲开琦开的门,吼着我回来了,然后小乔打开门,在那边说着,小云回来了啊。

我想起我那时暗暗发誓,我就是死也有死在这里。

如果再出去的话,就像是把他一个人抛弃在这里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小乔说的好战,也许并不是真的好战,而是害怕自己也离开的话,部落会散掉的吧。

之后,我在寝室里会时常听到小杨睿和 sb 讨论着互刷里的一些事情,只不过我插不上话罢了。

听说,小杨睿还成了联络员,负责联络双方的部落事宜什么的(我不清楚啦 Orz)。他们结识到很多新的伙伴,只不过也和我无关就是了。

不过,品创大概就是小杨睿在那个时候认识的,所以他偶尔会来我们这儿逛逛,然后离开。在群里叫他来耍时,他会说,等我再刷几把,双王满级了一定过来打部落战。哈哈。

…… 这种对话的次数大概进行过近两位数。

哈哈,然后我就没在琦开见到他了。

当他听说,我最近在写这样的故事帖子时,他嘱咐我一定要让他露露脸,哪怕说成还有个叫品创的傻逼一直在外浪也行。

这让我无法拒绝。

所以,我决定在这里让他露一露,并告诉他,傻逼,如果你现在还来回来耍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考虑美化美化你。

并且……不叫你傻逼了。

2016-06-08

小杨睿后来回来的也越来越少,再后来基本就一直在外面的互刷部落四处流浪了,而 sb 则呆在一开始去的一个互刷部落-枫花雪月,再也没有回来过。(逗逼后来去的好像也是这一系列部落)

就像是明明有同患难,却没能共富贵一样。

好像是个很差的比喻。

啊啊啊,别走啊。

大家怎么都走了!?

互刷不是会让人堕落嘛!我一边危言耸听着,一边试图伸出手将他们拉回来。

不过他们摆摆手,说,哈哈,就出去一会儿,等我双王 xx 级了或者等我防御与墙满了就回来。

xxx 已离开部落。

即便是剩下的一部分伙伴们,也纷纷升上了九本,开口说到:我也出去互刷看看,等 xxx 时候就回来。

大家仍旧一边纷纷承诺着。,一边就此离开。

但是为什么啊……

互刷有什么好嘛……

有什么好嘛……

如果真这么好的话,那还不如我们自己搞个呢……

这时我便发觉了,从一开始所述的无聊,就不是讨厌互刷的真正原因。

我只是害怕部落里的每一个人都就此抛下这里,不见踪影。哪怕回来时,也早已丧失了当初一起并肩作战的激情。所以,我才讨厌啊。

不过似乎有一个一箭双雕的方案摆在我们的眼前,我们自己来。对啊,这样不就好了?所有的问题就都能解决了。

嗯,叫什么好呢?

琦开得胜,额,那就叫码到成功好了。?改个奇怪的字,还能增加辨识度。

但愿能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我做了海报,写了藏头诗,拉上小杨睿到贴吧里抢楼招人。

小杨睿说以他联络员的身份到时候也能方便联系加入,或者拉些人来填坑。

折腾了一周左右吧,只不过似乎一事无成。

第一,我们没有那么多九本十本。

第二,我们也招不到那么多人。

第三,…,已经不需要第三条理由了,仅仅一二便已经足够致命。

贴吧里招人的收效甚微,当他们加入部落时,发现部落里的九本十本不过十来个,离起互刷的标准还差得很远,一般观望了几天便已离开,而剩下的人也同如此。

前前后后就像是一场闹剧,草草开场,又草草收尾。唯一的作用就是不断警醒着自己的无能。

我对小杨睿说,那算了吧。

然后,码到成功就这样存在了约数周的时间,又悄无声息地消亡了。

与我仅剩的热情一般。

码到成功的藏头诗,我用米芾字体打在海报的右上角,不过大多数人都不会有仔细看过吧。就算看了,也多半认为是我凑字数的无聊之作。拙劣的就像是来自某藏头诗生成器的网站。

不过,我记得我当时着实是想表达些什么的,至少不是随便用某网站生成的。

只不过现在可能想不起那时候的心境罢了。

码到成功

……

码筑江山寸寸土, 到抵他乡片片愁。 成败是非别离后, 功成身就晚来秋。

再见,码到成功。

……

再见,部落冲突。

不不不,我想起来那时候还没有那么轻易放弃码到成功。

只不过临近暑假,也正是我此前加入的支教团队该出发的日子了。

所以便相当于直接甩手给了小杨睿。而自己却逃避到大山深处。

支教的地点是甘肃山区,所以移动的网络信号差的要命,信号最好的地方也不过是隔在两个村之间的山顶。

以至于我想要回家订票的 12306 的验证码也刷不出,还不得不发短信来让家里人帮忙定一下。

那时候,其实也差不多是我最想弃游的时候。

然后不知是水土不服,还是怎么,手机也出了故障而进行了出厂还原,游戏也没有流量更新,可以说更是断了念想。

想着玩游戏什么的,真是浪费时间啊。就这样度过了与世隔绝的一个月。现在想来还是很不错的,不用想那么多烦心事,不用去考虑各个人的感受,也不用被手机的事端整天束缚着,更不用盯着踢人捐兵收菜以及部落战。

不如就这样吧,趁着这个机会放弃吧。反正我本来就几乎没什么游戏能玩到最后。而这样,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比如,上课好好听讲什么的……

很快,很快,支教的日子便到了终点。我们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带去些什么改变或美好的回忆,还是如网上一些文章所说那般被偷偷嫌弃厌恶。但终究还是要离开了,不论好的坏的一并收进回忆也好。

我带着拍了满手机的照片与写满了胡思乱想的便签条,准备踏上归程。

于是,不得了的事情便向我扑面而来……

到了火车站的我前去取票,我拿出身份证学生卡刷了又刷,取不出来。不在学生区间,糟糕,买错票了。有问题的话当初就不要让我购买成功啊。我一边气愤着,一边想要掏出手机查询下其他时刻的票。

我在口袋里摸了又摸,然后才察觉到,手机好像…不见了。

我借了同伴的手机拨回去寻找,应该不会的,我心中默念着,努力不去想最糟糕的情况。

第一遍,无人接听,第二遍,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那一瞬间,好像什么都不真切了。开玩笑的吧,这么碰巧又总是听说的事情发生了在自己的身上。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想哭过了啊……

于是,整个的旅途以我丢失了手机里大半的回忆实体与暂时回不了家而告终,那也正是我刚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的第三天。

只不过这成年的代价似乎有些惨痛呢。

2016-09-01

看了下距离上次更新,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两个多月了阿。大概是对继续这样自以为是地阐述自己的故事有些倦怠了。

你很怠惰阿。我想要拍着自己的脑袋这么说道。

此前那荒废了大半学期的学业,使得我不得不于期末临阵磨枪,而帖子什么的还是先行搁置吧。

只是当一切事宜结束后,却发现自己,更提不起当初敲打文字的心境。

所以我打算将它悄悄遗忘在这贴吧的某个角落,连同那时的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只是前几日群里突然来了一位小朋友,艾特起懒散在床已经差不多是条咸鱼的我,突然问起那日手机丢失后的故事。

我方想起这将要忘却的存在。我翻了翻往日的帖子,勾起些旧日的思绪,有些不知如何面对那时洋洋洒洒写下这样文字的自己。

不过我知道故事可不该就此停止,不然可对不起我们那些一起经历的过去…与未来啊。

在那之后,同伴们带上啤酒,安慰着无了手机与返程车票的我。我无法想象当时若是完全孤身一人会是怎样。

直到今日或是更远的未来,我也会记得那晚在他乡仿若无助的我吧。

借着宾馆的网络与同伴的电话,我向父母汇报了情况,然后是室友,结果却发现过了十来年的人生却找不出几位可以倾诉的人来。

我陡然想到那许久未曾光顾过的部落群,那些人与事,那会为老成员的隐退而沮丧,也会有新伙伴的加入而欢喜的心情。

我猜想着,如果他们也在的话,大概也会好好安慰我吧。

不过啊,我已经打算放弃了,不是么。

说实话,写到如今的故事,无非是将脑内的回忆美化再美化,而那些繁杂琐碎,纷争吵闹则一律抛之脑后。毕竟争吵矛盾之类的事谁都不愿总是忆起吧。

只是有时再回想起那些故事,就会怀疑,咦,我们真的曾度过那么多美好的回忆,而不是脑内美化的假象?

曾经在游戏里聊的火热的伙伴,也会在不知什么时候失了踪影。时间会冲淡一切 ,包括人们自以为牢不可破的羁绊。

但无妨,美化过的回忆,总好过没有吧。人若是没有回忆的话,可是活不下去的啊。


关于部落冲突的二三事儿-4

那时,部落冲突在中国还不是很大众的游戏,登录渠道还没有一个中国的代理商代理,所以要么所有的游戏数据都存在手机上,要么你得翻越我国一堵特殊的长城连接上谷歌账号,以保存下自己的游戏进度。

此前便听烈讲过他的故事,为了以防万一,我也算不辞辛苦地按照网上教程,成功连接了谷歌账号。而这次手机的丢失,虽然很悲痛,但好在账号终究还是留存了下来。

也因此我的故事得以继续下去。

太空
关于部落冲突的二三事儿-1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