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土重来未可知

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所谓的二战终究还是平平淡淡的过去了,但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再说这句话呢,我仍旧没思考出个所以然来。

半年来自己有没有足够努力呢,回想起来还是难以肯定自己。但把努力看作一种天赋的话,我的天赋大概本就仅限于此。 结束之日,带着困意睡了一觉,但不知是家中对面盖房子的吵闹声还是梦的缘故,仍旧七点多便醒来再难以入眠。 梦里竟梦到数学的答题卡没有涂,惊醒时努力回想着记忆,却找不出判定究竟是否有涂卡的线索,时间仍旧没有赶上写完, 故更无回看得机会,只得提心吊胆。随口与爸妈一说,则变成了一家提心吊胆,实在万分惭愧又后悔口快。

虽然考前有想过些许此后打算做的事情,但却皆没有动手的打算,哪怕游戏也是如此。 虽然很困,想要睡上懒觉,但由于斜对面盖房子的噪声又或是自己的心理因素,却比以往醒得还要早且再难以睡下去。 带着想做些什么事情的空虚感,又有着什么都没有在做的焦虑感。最终却想要停下来发一整天呆。

考试时,因为考点是自己得母校,心中也带着些主场作战的得意。考场座位则对应的是高一一班一号位,高中时的 学校考试排座次,正是按照年级排名来排序,也就是说,这里本当是年级第一的宝座。 虽睽违已久,最终却以这种羞愧的方式坐到了这里。 期间一直暂住小姨家,父母亦前来陪考。甚至从家里买了菜带去做饭。小姨夫则专职司机,考场接送。 (以及表弟的书架上尽是言情书,甚至发现一本名为《少女生活小百科》的神书) 心中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末,小姨还请一家在老海州吃了自助火锅,让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与火锅的感慨,看来此生终究与火锅脱不了干系。 外公对子孙们的学业之事相当在意,则一直在家等待着消息,吃得有些迟,怕是等得有些焦急。

自打入冬以来,小镇上几乎每一周都能听得有人去世的吹鼓手礼乐声。其中也包括对面邻居家常见的爷爷与父亲同事家的父母。 加之外公一直以来身体不好,心脏衰竭,父亲总说外公什么时候走了也不意外,而今天更是病情加重。 明天便是圣诞节,同时也是外公的农历生日,是一个美妙的巧合。 若是外公离世前没能看到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大概会很遗憾,而我大概也会因此一辈子记恨起前几天的自己来。

在家俞是想,俞是觉得这世界不美好起来。此外与家里决定,为了以防万一,也顺便准备起省公务员的考试。 一直不想做乃至讨厌公务员的自己,突然也觉得不这样不行,自己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所讨厌的人。

这是本可奈何却又无可奈何的事情。

—— 家里蹲又死宅的无业游民

从来如此
恋爱证明记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4.1